南昌大学档案馆

饶毅:希望母校继续健康蓬勃地发展【走近大师系列之二十三】

发布时间:2010-10-28

      饶毅,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,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。曾任美国西北大学神经内科学Elsa Swanson讲席教授、Feinberg临床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主任。1985至1991年在旧金山加州大学读研究生,研究果蝇神经发育的分子机理。1991至1994年在哈佛大学的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系做博士后, 研究脊椎动物神经诱导的分子机理。1994至2004年任教于华盛顿大学解剖和神经生物学系。2004年起任西北大学医学院神经科教授、西北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。主要实验研究领域是细胞迁移的分子机理、社会行为的分子机理。 
     一袭藏青色的唐装,卷携着一股学者之风款款进入昌大校园。饶毅说,浅薄的人生是线性的。而作为后生的我们从他丰富的人生阅历中读懂了宽厚的内涵。 
     “中国是我的归属” 
     放弃了美国名校——西北大学的讲席教授职位,回国工作,饶毅却只用了三个字解释原因,即“归属感”。辗转于中美之间二十几年,饶毅认为自己归属在中国,尽管诸多人不解,他依然选择回国。他不想成为中国历史巨变的旁观者,希望在自己事业的活跃时期,对祖国有所贡献。所以当一些人预言他的回国就是“飞蛾扑火”时,饶毅只是淡然一笑。 
     2007年,饶毅受聘为北大终身讲席教授、生命科学学院院长,开始将自己的理念付诸实践。他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,对本科生的课程设置做了改变,增加新课程,改变讲课方式,培养学生的创造力,增加交叉学科教育,提高研究生待遇,活跃学术交流,鼓励教授做重要的实质性研究工作,希望通过长期的努力建设国际一流的生命科学学院。 
     作为一位科学家,饶毅希望自己能够多待在实验室;作为承担行政管理职责的院长,饶毅希望多支持做科研和教学的年轻教授,多为学生创造成才机会。 
     批评性的建设者 
     在国外就以敢于批评著称的饶毅,回到国内后,大胆犀利依旧。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曾刊载了饶毅的一段言论,“很多海外华人批评中国的问题,有些非常中肯。但是,与其在国外批评、抱怨,不如在国内批评、在国内扎扎实实做工作。在国外批评勇气不需要很多,而且起的作用不大。在国内,目前还没有人能像梁漱溟、马寅初那样有脊梁。在国外不是不能为中国做事,但不如在国内做得多。” 
     “批评性的建设者”是饶毅的自我定位,也是公众对其发自内心的评价。 
     自饶毅从北大校长手中接过聘任书的那刻起,鉴于他海外22年的生活经历,就有人质疑他能否适应在国内开展工作。饶毅对记者坦言,回国后工作有一部分是适应的,有一部分是不适应的,还有一部分是不应该适应的。“中国有些东西是不对的。中国的科研不够重视学术实力,而注重关系,科研经费分配存在很大的问题,如果全面适应中国现状,那是失败的。所谓批评性的建设者,是以批评为手段,而关键在于建设。所以在建设中,我们应当学会批评。” 
     当前中国生物学的本科毕业生面临着严峻的就业挑战,中国没有足够的生物学相关的职位提供给所有本科生。在全世界生物蓬勃发展的浪潮中,中国被远远地抛在了后头。饶毅表示:“中国的生物产业不兴旺是有道理的,因为中国文化容忍保健品的存在,中国市场上的保健品,包括畅销的脑黄金、脑白金,都是欺骗民众的东西,保健品行业其实是广告业,它的利润来自广告投放后带来的效益,可谓无本万利,投资和产业界对真正的制药不感兴趣。所以,保健品是一剂毒药。” 
     多次成功预见诺贝尔奖的饶毅也对中国诺贝尔的未来作出预计:“中国30年内将出现多项值得获诺贝尔奖的工作”。虽然无论是个人做研究还是国家谋发展都不能唯奖是论,但不得不承认,现阶段,诺贝尔奖代表着一种科学水平。科学的初衷是希望对世界人类知识前沿有所推动,要获得突破还得从基础科学研究做起,基础科学做得好,那么应用便水到渠成。” 
     幸福是多解的 
     1978年就读于原江西医学院(南昌大学前身之一),操着一口带有浓厚南方口音的普通话,身为南昌大学校友的饶毅带给人无尽的亲切感。 
     生于动荡的年代,逢上科学的春天,饶毅开始了自己漫漫的求学生涯。从美国归来,担任北大生科院院长的他提出了口号:“北大清华的目标应该是培养领袖型人才” 。饶毅说:“在智力上、在各个不同的行业中,作为从千百万人中挑选出的精英,他们应该懂得引领别人,而不是学会服从。同样,南昌大学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才能选择未来的发展方向。” 
     幸福与收入并不等同。谋生的想法无可厚非,但饶毅希望生物学毕业的学生尽量选择与自己专业接近的工作。“是眼前的工作收入重要还是人生最后的收入总量重要?幸福和收入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密切,二者之间有很大的距离,只有符合个人喜好和人生价值定位的工作才是最幸福的。” 
     多次到访母校,饶毅目睹了南昌大学日新月异的变化。“学校的硬件设施建设很完善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同时也希望在体制、结构方面继续改革、创新。”明年,南昌大学将迎来她90岁的生日,饶毅说道:“我很高兴母校就要迎来她90周年校庆,希望母校继续健康蓬勃地发展。也希望南昌大学的学子们能够充分运用学校提供的优越的学习条件,找到自己钟爱的领域,为自己的幸福人生打下基础。”